我的政治庇护案件要审多久?

来向我咨询各类案件的客户们,毫无疑问这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之一。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哪怕是在处理移民以外的事件,除非迫不得已,没有人愿意花时间和政府部门打交道。然而,当一个政府部门具有绝对的权利来判断你是否可以留在这个国家时,你对于“案件审理”的期待就更加迫切了。 然而,鉴于政治庇护类案件不同的审理机构,递交案件的地点,递交的性质是否确定性递交(自愿递交)或者辩护性递交(出于美国政府将你放入递解流程中而辩护自己)等因素,关于政治庇护案件的审理时间很难给出一个具体的答案。确定性递交的政治庇护类案件是交由美国公民和移民服务处来审理的,而移民局是国土安全部(DHS)的一部分;辩护性政治庇护类案件是由移民法庭审理的(在移民审查执行办公室管辖下),它是美国司法部的一部分。 每一个审理途径都有它的优势和劣势,但是目标都只有一个:让一位公正的政府代表,通过听取政治庇护申请人的故事来决定是否他的被迫害的故事是可信的,同时是否满足通过政治庇护的法定要求。在美国公民和移民服务处,审理案件的人是移民官,他们在此领域有接受过专门的培训。在移民审查执行办公室,审理庇护案件的人是移民法官,他们通常有多年的处理迫害类案件的经验。但是最终的判决会发生在什么时候,这个是无法预测的。 审理机构的政策以及他们的工作效率对于审理时间有着重要的影响: 如果你在2017年的时候问我在纽约递交的确定性政治庇护案件审理时间是多久,我大概会建议等个至少两年以上。 然而美国移民局在2018年采取了“后进先出”的政策,使得确定性政治庇护类案件在递交后21天内,会得到未来1-2个月内的面谈通知。审理机构做出此举的原因并不是为了及时处理大量的案件积压(有消息称截至至2018年1月,在移民局积压的带审理的政治庇护类案件超过了300,000件);他们似乎只是担忧那些庇护案件最终被拒的申请人却在等待审理的过程中都拿到了工卡。 政治庇护类案件的审理一直以来都很难预测。它们不像其他案件可以在移民局的官网上面查询状态;政治庇护类案件似乎处于一个行政真空地带。即使是拨打1800客户服务电话也无济于事;您只会被重新转接到您的案件所处的管辖区内的政治庇护办公室。(对于在纽约市递交的案子,审理的办公室位于Bethpage, Long Island, 而不是26 Federal Plaza)。即使最终有人接通了您的电话,他们很有可能只是告知您的案件正在“积极处理”中,并且之后会通知您面谈时间。在前几年,uscis.gov网站确实有表格显示当月有哪家政治庇护办公室正在安排面谈;但是这项功能似乎已经从网站上消失了,这对于在2018年之前递交案件的申请人来说确实是有失公正的。 正如之前所提及的,政治庇护案件也可以在移民法庭作为递解辩护来递交。比方说,一个外国人进入了美国,宣称自己要申请政治庇护,然后通过了“可靠的恐惧面谈”,他们就会最终被安排一个上庭时间,在移民法官面前呈现自己的案子。同样地,当自愿递交的政治庇护案件被移民局拒了以后,这个案子也会被“转交”到移民法庭由移民法官进行审理。这个步骤确实能够给申请人在法官(假设是非常公正的)面前第二次案件审理的机会,然而,移民法庭各类案件的积压量却非常庞大,目前纽约的法庭已经将上庭时间排到了2022年!虽然大多数的申请人在案件等待审理期间都可以获得工卡,但是政治庇护类案件等待上庭的时间之久也是非常惊人的。 美国司法部于2018年11月19日发布了指示,上面显示移民审查执行办公室必须要在收到“完整递交”的政治庇护案件后180天内给到最终判决。 虽然说乍一看这项举措对于政治庇护申请人来说是有利的,但是政府急功近利完成指标的意图也非常令人担忧他们是否能够给到申请人正当的法律流程。即使是在2018年的体制下,案件审理通常要花上三年的时间,有许多案件中申请人都没有得到他们应有的判决;因此我们非常怀疑在目前与日俱增的“清理案件积压”的状态下,案件的审理质量是否能够得到保证。指示上并没有详细叙说移民审查执行办公室如何去落实这一项政策,包括是否有任何方法来加速清理案件的挤压。 然而,有一点非常明确(和移民局面谈政策一样),这一新举措的目标之一就是为了避免那些案件最终会被拒的申请人拿到工卡。由于工卡必须在递交政治庇护申请150天之后申请,因此如果政府在150天到达之前就拒掉了您的申请,那您就无法申请工卡了。 移民局实行这一新的面谈排期流程后,我们只能预测到越来越多由此政策导致的不当延误。如果您的案件审理期已经超过了2年,您可以开始写邮件给移民局询问进度,甚至是请您的国会代表为您写邮件。这些可以作为之后用来起诉政府的联邦命令书奠定基础。我们认为这些材料是联邦命令书的根本,并且这种案件审理的延误是由政府的新政策所导致的,而不是申请人的过错所导致的。对于辩护性政治庇护类案件,美国司法部并没有任命更多新的移民法官或其他官员,同时案件审理制度又严格地遵循配额和指标,因此我们实在很难相信移民审查执行办公室能够在180天内有效率地并且不失公正地去审理案件。而且让人们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去搜集他们在母国受迫害的证据也是非常不公平的。 这样看来,目前政府的目标似乎是削减政治庇护申请的积极性。然而,正如我一直以来提醒人们,政府没有改变我们的移民法,并且他们也没有权利去这么做。权力是属于国会的,并且仅仅属于国会。如果您相信自己受迫害的案件非常强并且您认为自己符合申请政治庇护的条件,那我强烈建议您尽快与我们专业尽职的团队安排咨询事宜。无论您的案子会被审理多久,我们都将孜孜不倦地与您共同努力,将您的案件完整呈现给政府,以为您争取到最高的成功率 文章为艾飞力律师事务所撰写

Continue reading →

庇护的终结 ?

  11月9日,网络上充斥着各种关于总统近期的一系列举措的报道,号称为了“保护我们移民体系的完整性以及我们国家的主权”。白宫网站上面发表了一篇“总统关于美国南部边境大量迁移民众的宣告书”,同时还附上了一份情况说明书以便于更多的人理解这一情况。该宣告书中规定了在进入美国南部边境的政治庇护申请人必须要出现在合法的入境港口进行申请,同时情况说明书清楚地写着: 任何通过非法入境的方式进入我们国家的外国人将无法申请政治庇护。 该宣告书无视在《美国移民与国籍法》(INA),《 1980年难民法案》,以及我国参与签署的1967年《联合国难民身份草案》中所规定的要求,即:美国必须接受外国人的政治庇护申请,无论他们是以何种方式进入美国的。并且该宣告书引用了移民法212(f)法条中所规定的,即:总统“可以自行决定……阻止任何外国人或任何类别的外国人进入美国”。当总统利用该法条所赋予他的权力来执行他充满争议的2017年旅行禁令的时候,最高法院也给予了认可,这无疑助长了总统的气焰。他似乎已经认定他受到该法条的全权委托,可以为所欲为推行任何他决定实施的限制令,而根本无需考虑该限制令是否与这个国家已有的法律产生明显的冲突。 该宣告令明显是针对在墨西哥境内缓缓靠近美国南部边境线的移民大部队的。从白宫网站上所发布的总统演讲稿中可以得知,总统在11月1日曾经说过:“有这么一大群人,他们受了伤,他们受到了袭击。墨西哥警方和墨西哥军队也都饱受苦难……他们现在应该转身往回走,因为他们这样做是徒劳的”。有些媒体甚至报道了总统在得知这些移民动态的消息时,曾经大为光火。他公开诋毁这些人(大多数为洪都拉斯人)为“入侵者”,也曾经暗中表示移民大军中有一部分人为“不明身份的中东人”,并且他部署了军队在边境以协助 海关及边境保护局处理任何与政治庇护申请相关的流程。他甚至在11月1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宣称到,这些部队可以向那些扔石块的移民们开枪而不被制裁,因为在他的观念中,被石头击中等同于被子弹击中。 我们目前实施的政治庇护法律是建立在一个基本的认知上的,即:并不是所有申请人在逃离迫害,武装冲突或者突发性种族屠杀过程中都有时间,有能力,或者有足够的移民法知识驱使他们来到美国的领事馆去申请签证或难民身份的。因此法条中就明确规定了 凡是入境美国的人,只要他符合对于难民的描述(根据1951年联合国难民公约中的定义),便可以申请政治庇护,“无论(他们)是否在指定的到达港口,这也包括了那些从公海中,或从美国水域中被堵截后带到美国的外国人”。(移民法208(a)(1)法条) 当国会明确无误地宣告某一法条时,任何政府机构或总统本人都不可以无视它,这是对法令解释最基本的定义。如果某一法条定义模糊,那最高法院将持有最终解释权,并且此最终解释绑定了政府中所有的机构。国会可以通过适当的法令修正案或废止某法令的方式来改变法律,这也正是我们民主的奠基石。如果总统无视法令,而以其主观意愿来取代法律条款,那我们的体制便将从民主变成了专制。 新的政策规定外国人只能在诸如国际机场或边境关口的官方入境港口申请政治庇护。然而,我们有听到各种新闻,关于那些准备在入境港口申请庇护的人们,却被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告知无法申请,并让他们返回家乡。达拉斯晨报有报道,在宣告书被发布的第二天,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官员以及他们在墨西哥的同僚们都已经准备好强行将申请政治庇护的人们从通向边境关口的桥梁和道路中驱赶走。因此在新的政策下,如果你非法入境,那将无法申请政治庇护,但是如果你准备从提华纳那边排上几天的队(非常有可能),来到边境关口的话,那你将会在枪口下被迫返回自己的家乡。因此事实上,没有签证的人们是根本不可能申请到政治庇护的。 很显然,此宣告书所体现的是白宫非常荒诞的预测,即: 外国势力蔓延至南部边境,随时准备袭击并入侵美国。此宣告书也包含了许多不真实的猜测,具有挑衅性的言语,未经证实的指控,旨在让人们相信政策的突然改变会为他们提供保护,而免遭侵略者的袭击。例如,这群人“……试图以非法的方式,或者是在不具备合法文件的前提下进入美国,然后寻求庇护。尽管基于以往的经验他们往往会得逞,但是现在,大多数的人将无法得到这种福利。 就单单从这段话中,便可看到对于移民法本质上的误解。首先,虽然说非法跨越边境或者不具备合法文件这种行为是违法的,但如果仅仅是出于申请庇护的原因,不得不非法入境的情况也完全是合情合理的。然而,到边境处寻求庇护的做法肯定不是违法的行为,因为如果是的话,申请庇护只能局限于那些持有签证的人们,而这却和1951年公约中的原理相违背。 其次,难民法的原则规定任何到达美国并且申请庇护的个人都必须有陈述的机会。白宫不能够因为“过去的经历”使得那些人没有申请庇护的资格而将一整个群体拒之门外。必须给到他们一个机会去陈述他们的故事,并且由一名政府官员来为他们作出裁决。至少有一个联邦区法庭是持赞成意见的:本周,在加州北区的一名法官暂时阻止了这一新政策的实行,因为此政策与移民法有着“不可调和的冲突”。12月19日将会对此举行一次听证会。 在此排外举措中,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2(c)条款中所提及的:以非法入境方式进入美国的外国人仍然可以申请暂缓递解,有时也被简称为“暂缓令”。暂缓递解和政治庇护类似,但是并不算一种身份。获得暂缓递解要比获得政治庇护身份难度要大得多。申请人只需要证明有10%的受迫害的可能,便能够得到庇护身份,然而,在争取暂缓递解的时候,申请人需要证明至少要有50%以上的受迫害的可能性。 对于那些被边境巡逻逮捕的人们来说,需要通过一个初步的面谈来决定他们是否有机会去申请暂缓递解。 对于那些通过入境口岸进入的人们来说,他们必须要进行关于恐惧可信度的面谈,在面谈中,他们必须要证明自己受迫害的几率是“非常有可能的”。 然而,对于那些因为政策限制而只能无奈寻求暂缓递解的人们来说,他们必须要证明自己受迫害的几率是“极度可能的”。 通常情况下,由于这些人中大多数没有律师陪伴,并且又因为被关押而感到困惑和恐惧,所以只有25% 的人通过此项面谈。如果暂缓递解被批准了,那受益人只有申请人本人,并不包括配偶或其他家庭成员在内。这就意味着每一位家庭成员都要证明自己符合这项申请的资格。暂缓递解意味着法官认同你如果回到自己的国家将会受到迫害,但是你很有可能不符合申请庇护的条件(或许是因为有犯罪记录),亦或你的声明并不符合庇护获批的标准。你可以申请工卡,但是不能申请旅行证件。暂缓递解并不像获得政治庇护身份一样可以保证之后申请到绿卡。 有政治庇护在案的申请人无需担忧,该宣告书明确指出仅仅针对于那些11月9日之后试图进入美国的申请人。该宣告书指出新政策的执行是为了“给合法的庇护寻求者维持庇护制度的有效性,因为这些人证明了他们已经逃离了迫害,并且也为其保障了与庇护相关的所有福利。 然而问题是:如果我们连这些难民应得的最基本的审理过程都不给到他们,并把他们全部遣返至有潜在生命危险甚至是牢狱之灾的地方,那我们又如何去判断哪些人是合法的庇护申请人呢? 艾飞力律师事务所 预约咨询电话 : ( 718 ) 305-1660 微信:meiguoyinming888 Email : info@alexandrelaw.com

Continue reading →

F, J, M 签证:新的非法居留政策会影响到我吗?

  在移民法中,凡是涉及到非法居留,身份到期,因非法居留所引起的3年及10年禁止入境美国的限制规定等区域,总是会引起许多困惑。自从2018年国土安全局颁布了修改版的政策指南后,针对F-1, J-1 以及M-1 等非移民性质学生签证的非法居留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了。 简单地说,当一个外国人(FN) 在入境时违反了签证所规定和限制的身份,或者在美停留时间超过了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所规定的期限,那就已经构成了非法居留。比方说,如果美国海关准许您以B-2 签证游客的身份在美国停留的时间为6个月,那如果您多待了一天,就违反了您的身份状态。 如果您在周一是以F-1学生身份入境的美国,而周三您已开始在自己亲戚的餐馆做服务员打工,那您也已经构成了违反身份的行为。 作为短期在美国求学的人来说,您已经实际参与到了“未被授权的行为”中,而这个是不被允许的。即使您同时也有在学校上课,并且也没有国土安全局的工作人员实际看到您在餐馆工作,但是当您开始服务第一位客人的时候,您已经违反了自己的身份。同样的,如果一位持F-1 签证的学生未经允许而中途辍学,并且开始了工作,那也违反了自己的身份。 然而,并不是所有违反身份的情况都会被视作非法居留,被禁止3年或10年不得入境美国的情况取决于逾期居留时间的长短。 3年与10年不得入境美国的禁令,以及“非法居留”的概念(ULP)是在1996年《非法移民改革与移民责任法案》(IIRIRA)颁布后才被引进入移民法的。 国会当时认为,对于那些非法偷渡来美国(EWI)的人,有必要对其制造更大的阻碍,加大他们之后经过亲属移民的方式,回到母国申请移民签证再以永久居民身份进入美国的难度。因此,因非法居留所导致的3年与10年不得入境美国的禁令就这样被写入了法条,为那些违反了美国移民法的人制造了阻碍,同时也对他们进行了惩罚。 该法条于1997年4月1日(《移民与规划法案》212(a)(9)(B))开始实行。简而言之,当一个外国人出现了非法入境,在美停留时间超出“司法部长所授予的停留时间”,或者如上述举例中违反了签证上的身份的情况时,他们一般就会被认作为非法居留(同时也失去了身份)。 如果非法居留的时间超过180天,那该外国人3年之内不得进入美国。 如果非法居留的时间超过了一年,那就会触动10年内不得进入美国的禁令。 如果一个外国人被国土安全局递解出境,或者该外国人在非法居留满一年后自动出境,之后又试图通过非法入境的方式再次入境美国,或者在此试图中被美国抓获,那将面临第三种情况,即“永久不得入境美国”的禁令。只有当该外国人离开美国时,非法居留禁令才会生效。 持F,J和M签证的非移民与持有其他签证类别的人待遇不同,因为他们入境时依据的是“身份有效期”(完成学业所预期的时间段,而不是具体日期),某些情况下,有效期可能会持续几年。根据2018年之前的政策,即使这些非移民违反了身份(比方说无故旷课),只有经过国土安全局正式认定后,或被移民法官判决递解时,才会产生非法居留的情况。这样的规定使得外国人在不经意期间违反了身份时(例如在转学时非学生本人原因导致的延误),可以避免他们在国外重新申请签证回美念书时所可能触及的禁令。 2018年,国土安全局宣布在2018年8月9日以后,这条针对F-1,J-1和M-1签证持有者的政策将被停止实施,这意味着这些外国人从他们身份失效后,或者是学期结束后(包括宽限期)的第二天起就会被认定为非法居留,因此将会触动3年和10年不得入境美国的禁令。如果违反身份的日期出现在2018年8月9日之前,那非法居留的开始日期从2018年8月9日起计算。 让人感到欣慰的是,当申请人及时递交F-1签证恢复申请后,所等待结果的时间将不会被计算入非法居留期内(当一位学生在违反了身份的时候,向国土安全局要求恢复其有效身份)。此申请应该在违反身份后的五个月内递交。非法居留备忘录中并没有提及此项适用于持J-1签证的学生递交签证恢复申请的情况中,因此我们认为他们应该无法享受此项恩惠。 国土安全局一般需要半年以上时间来审核签证恢复申请,并最终决定其是否被批准或被拒。对于这些学生们来说,由于等待结果所积累的这段时间必然会触及到3年不得入境美国的禁令,这无疑是个好消息。如果此申请被批准了,那该学生重新恢复成F-1 身份,而之前所产生所有的非法居留的日期都会被清零。但是,如果申请被拒了,那就意味着该申请人从违反身份那天起,直到签证恢复申请被拒的这段时间,都将会被计算入非法居留期间。 总之,持有F,J, M签证的外国人需要确保遵循他们所持签证的所有规定,以避免任何因违反身份而产生的非法居留情况。如果这些签证持有人希望未来可以在美国工作,或者得到永久居留身份,我们建议他们前来咨询,以探讨和寻求各种可行的方式。 艾飞力律师事务所 预约咨询电话 : ( 718 ) 305-1660 微信:meiguoyinming888 Email : info@alexandrelaw.com  

Continue reading →

我是否需要申请临时豁免?

我们律所接到过很多客人来电咨询有关临时豁免申请以及此豁免是否适用于他们的情况。 尽管这些特殊的豁免权已经存在五年多了,然而很多人至今对它存有许多困惑,他们不是很确定外国人在何时可以申请这些豁免,并且同时需要满足哪些条件等。 美国移民和国籍法案(INA)里面列举了各种外国人被限制进入美国的理由,称作“不被允许入境的理由”,用来禁止他们入境或者成为合法永久居民(LPR)。这些理由被列举在法案中的第212条,其中包括了非法居留,欺诈性虚假陈述,参与恐怖组织以及贩毒等情况。一般来说,在大多数情况下,如果该外国人作了合适的豁免申请,并且符合申请相关的要求,还是会被美国移民局所宽恕从而得到豁免。通常情况下,申请人会通过递交I-601 表格来申请豁免,因此大多数移民律师将此豁免称作为“I-601豁免”。申请是否会被批准(从法条上来看)是由美国移民局自由裁量决定的,这意味着一旦被拒就不能够上诉(尽管在极少数的情况下,也确实有律师因此提出过诉讼);由于申请难度大,因此在递交申请材料时,要尽可能将申请人每一个相关联的,或者是潜在的生活困难状况给呈现出来,这是至关重要的。 对于许多非法入境的外国人来说,他们在美国最大的问题就是,由于他们在美国的居留是非法的(EWI),他们便无法像那些通过签证入境的外国人那样在美国本土转身分,而是必须要出境去申请移民签证 (这样就会触及到因非法居留而造成的3年或10年禁止入境美国的规定)并且同时向美国领事馆递交非法居留的豁免申请。以前,申请人在领馆面谈时会被发现已经存在被禁止入境美国的情况,之后才会被允许递交该豁免申请。因此,即使移民局已经批准了您美国公民亲属为您递交的移民申请,您也无法冒着无法入境的风险去到境外的美国领事馆申请移民签证和豁免,以完成您的永久居民申请。 当然不足为奇的是,由于批准率很低,大多数人都不会选择去境外的领馆参加面谈,或者他们一开始也根本不会浪费时间和精力去递交移民申请了。很多人因此就被遗留在这个法律的灰色地带:他们的移民申请已经被批准,然后却没有方式来完成他们身份的合法化。 在2013年,国土安全部门开始执行临时非法居留豁免,解决了很多针对境外递交非法居留豁免申请的疑虑。简而言之,在亲属移民申请得到批准后,该外国人便可以向移民局递交豁免申请(I-602A),并且可以在美国境内等待结果。如果申请通过了,假设不存在其他不被允许入境的理由,这个外国人便可以去境外参加面谈,并且该申请人可以拿到永久居留身份回到美国的把握还是比较大的。 之前那些会阻碍申请人回到美国的3年和10年禁止入境美国的规定,现在就可以被避免了。由于申请过程中最大的障碍被扫除了,因此也解决掉了大多数申请人的困扰(离开美国后不确定自己的非法居留情况是否会被豁免)。 值得注意的是,只有当该外国人离开美国去参加境外领馆面谈时,被批准的I-601A才会生效。该豁免并不意味着可以在美国本土转身份,它也不是一个再次入境美国的独立凭证。同时,凡是境外领馆面谈日期在2013年1月3日前的申请人并不适用该新的政策,他们还是需要遵循之前的规定递交“常规的”I-601申请。如果您还存在其他不被允许入境美国的理由(例如某些犯罪记录),那您不能递交I-601A申请,而是和之前规定一样,必须在境外递交I-601 申请。一般情况下,已经在递解程序中的人是不能递交I-601A申请的,除非该递解程序已经被移民法官授予行政关闭,并且政府律师也没有把该案件重新排入上庭日期中。同样的,如果政府律师同意终止递解流程,那该申请人由于不再处于递解流程中,因此可以递交I-601A。我们成功地说服了政府律师在申请人有递解令的情况下,同意重新开案并且关案。在案子正在进行行政审理的状态下, 政府律师是不太可能同意结案或者行政关案,但是如果你已经在递解程序中或者已经被判了最后的递解令,那你肯定是可以去寻求其他的解决路径。 I-601A申请获批的条件和“常规”I-601 豁免一样,需要证明美国公民(之后又将范围扩展到永久居民)配偶或者父母(小孩不适用)的极端困难。移民上诉委员会很明确地规定了这些极端困难并不仅仅是因为申请人离开美国后所导致的思念或者是沮丧。 然而在我们的办案过程中,我们发现这些因素还是有一定关联性的,只是需要更多的挖掘,并且所有信息都要记录在案。我们坚持让我们的客户去开心理咨询报告,以用来凸显出他们所宣称的极度困难情况。这个做法可能会多一些花费,但是我们认为这个是不可或缺的。 除了心理方面的极端困难情况以外,我们发现移民局也会认可在经济方面的极端困难情况。比方说如果一个美国公民由于疾病或者身体残疾原因无法工作,而家庭经济来源来自于外国配偶的工作收入,那一旦失去了这些收入,这位美国公民的生活上的极端困难就显而易见了。 然而,移民局也不会接受一个过于简单的解释,诸如“我是家里所有经济来源,而他没有办法工作”;在以上这种情况中,您必须要提供税单,工资单,银行流水单,工作雇用信等材料去证明家庭的经济状况。如果美国公民配偶身体有残疾,则也要提供相关证明。最近,我们甚至在一个案子中陈述过一位美国公民由于是全职学生的身份而无法工作,因此(如果他太太要离开的话)他不得不放弃他的学业从而去全职照顾他们的小孩。 外籍配偶的国家状况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因为会牵涉到美国公民配偶是是否会一同前往那个国家。比方说,在墨西哥的某些地区,由于黑帮火拼和毒品绑架的问题,即使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坐公交车往返于两个城镇之间也并非是安全的。 不难想象,一个毕生都生活在美国的美国公民,或许连西班牙语都不会讲,在这种环境中必定会面临极度的困难。 同理可得,我们在一些成功案例中也表示过那些被迫无奈而搬到中国生活的夫妻,由于臭名昭著的“独生子女”人口控制政策仍然在许多城镇里盛行,因此他们必定会面临着极度困难。对于美国公民配偶来说,一下子生活在一个没有生育自由的国家(政策的执行包括罚款以及强制堕胎)将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极度困难状况。 我们自2014年开业以来,已成功递交了大量I-601A申请。我们发现在审理此类案件中,如果能够论述并证明极度困难状况以符合移民局的标准,那通过率会出奇地高。每一个案子都是不同的,并且每一个人的特殊状况都会导致不同的困难,而有些困难移民局可能之前都没有遇见过。在艾飞力律师楼,我们一直致力于全面地,完整地向移民局去陈述新颖的以及不同寻常的论述。 如果您觉得您有申请这个豁免的需求,请不要犹豫来联系我们。我们的工作人员精于识别各种境况以及发掘各类生活中的琐事(有些事情我们客户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其重要性),并且借此向移民局清晰呈现客户们极度困难的状况。 - 文章为艾飞力律师事务所撰写

Continue reading →

总统向第十四条修正案开火

上周,我们很多客人都注意到特朗普政府宣布新一轮针对美国移民群众的攻击,即:修改第十四条修正案,取消非美国公民和非法移民在美国境内生下孩子的获得美国公民身份的权利。在HBO一次采访中,特朗普总统宣称,第十四条修正案实质上鼓励了人们非法入境美国,因为他们的小孩出生后即可成为美国公民,并且“享受到所有由身份所带来的福利”。他认为,一旦取消了这一条诱人的政策,非法移民的行为将会得到终止。正如特朗普自2015年竞选以来就不断宣称的美墨边境墙一样,这一举措只是将非常复杂的问题试图以过于简单的方式来处理。同年,在与Bill O’Reilly的一次访谈中,他宣称第十四条修正案可以通过简单的国会法案来废除。然而,目前他的想法已经“演变”成试图通过简单地签署行政令来修改修正案,真是令人感到惶恐。总统“他们说”,他可以在强制执行移民法的范围内来达到这一目的。我们不清楚“他们”是谁,我们也不清楚总统依据什么样的理论可以有权利去签署废除与他意见不符的宪法修正案。 总统似乎已经忘记了2017年由于他的“旅行禁令”而引发的大量诉讼, 即使他当年确实签署了这样的行政令,那也一定会有大量的反对者来阻止这一行政令的执行。这些反对者一定会确保至少在总统现一任期内这一行政令不会被执行,因此即使这一行政令真的被签署,目前也不会立即影响到任何人的公民身份。Paul Ryan, 众议院共和党的发言人也甚至对总统的法律理论产生了质疑。在HBO采访后不久,他在肯塔基州的WVLK电台的访问中提及他很确信“你无法通过签署行政令的方式来终止出生公民权”,并且认为这个过程将会“非常漫长”。 最高法院或者国会也不太可能赞成非法移民的小孩不享受出生公民权这一提议,或者认同第十四条修正案可以通过行政令被废除或者是修改。这次,所有认同总统这一举措的人中间,没有一个人提出任何解决方案来应对以后即将面对的行政混乱,即对于新生儿公民身份的认定。那医院是否必需在提供产前或产后服务前先认定母亲的国籍呢?那如果父母双方都是永久居民,而尚未成为公民,那小孩还会是美国公民吗?或者说在一种(非常普遍)的情况下,一个小孩跟随父母获得了国籍,但是却没有公民纸或者护照,那是否还被认定为公民呢?如果父母有其他合法身份诸如H1B或者F1 那又该怎么处理呢?如果总统的用意在于打击非法移民,那为何要同时惩罚合法移民以及非移民群众的小孩呢?难道总统设想要采纳与中共政权相类似的做法,要求父母双亲在怀孕前先申请国家颁发的“准生证”吗? 这次访谈的时间恰好是在中期选举前一周,我们因此相信特朗普此举无非是为了迎合为数据多的共和党反移民人士的投票。然而,由于我们艾飞力事务所最近接到了许多客人的来电咨询此事,因此我们认为有必要为大家解释一下美国完善的法理学,以及为何此体系不会受到专制统治者个人意向的影响。 早在1868年,第十四条修正案还未被签署前,其实并没有任何法律法规明确阐述如何认定在美国出生的小孩是否公民。之前也没有定论说在美国出生便意味着获得美国公民身份。在1857年最高法院通过的臭名昭著的Dredd Scott v Sanford 决策中提及到不仅非洲奴隶以及他们在这边出生的子女都不是美国公民,而且他们永远都无法成为美国公民,因为“他们没有白人们所尊重的权利”。虽然1865年通过的第十三条修正案永远废除了奴隶制,但是出生公民权问题一直以来成为困扰非洲奴隶们的后代的一个问题。直到1866年民权法案的通过以及第十四条修正案的制定,最终依法确立了: “任何人,凡在美利坚合众国出生或归化合众国并受其管辖者,均为合众国及所居住之州的公民。” 在1898年,最高法院在一项案例中,判决非美国公民的中国籍父母在旧金山出生的小孩的公民身份时,解释了第十四条修正案的公民权条款。 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黄金德案(1989)中,法院在判决中最终选择了修正案拥护者们的重建派精神,并且纠正了之前的不公正现象。Justice Gray,代表了绝大多数人的意见,宣称第十四条修正案不是为了限制那些自称为美国公民的等级,而是 “在形势上宣称,并且在实际过程中得到支持和延续” 在决定黄金德是否受美国政府的“管辖”问题上,法院最终认为国会之前的用意是指排除那些外国外交官或者使节,军人或者敌军占领的势力,以及某些拥护他们各自部落,而非美国政府的美国土著人 。而黄金德是受合众国管辖的,因此他是一名美国公民,因为: “任何一个居住在这边的来自其他国家的公民,都是属于拥护与保护范围之内,因此他们都属于合众国的管辖。他们对于合众国的拥护是直接的并且是即时的…”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案子是在当时反华情绪高涨的时期发生的。1882年的排华法案于1892年被重新提及,并且于1902年,出于种族主义者毫无根据地担心中国劳工抢夺美国人工作的恐惧,该法案又被用于禁止中国劳动力(例如黄金德与他的父母)入境美国。(该法案直到1943年才被废止)最高法院最终看到了这些毒害性的思维,并且最终为第十四条修正案给出了唯一的正确公正的解释:黄金德出生在美国,因此应该被视为美国公民。法院的判决中,很明确表达了国会希望美国公民权可以传承给到外国人在这边出生的小孩,无论他们的父母是在何时,通过何种方式到来的。该解释是唯一的体现了国会在美国后内战重建派时代精神的解释。 我相信那个时代的反华情绪与目前的反移民情绪有一定的相似点,现任总统频繁利用此话题来召集他的拥护者,用以轻易转移人们对于经济问题的关注,因为政府对于这些经济问题并没有实质性的解决方案,并且也缺乏意愿去做任何改变。 我仅寄希望于目前最高法院或者国会在面临一位专制统治者第二次选举运动时,在被要求摒弃我们屹立了一个半世纪的完整法制体系前,并在可能导致的多年的混乱状况前,可以吸取我们国家历来的历史教训。 By: Alexandre Law Firm, P.C.

Continue reading →

有递解令的移民现在有机会重开案件

Continue reading →

艾飞力律师参加华人权利游行并发表演讲

Continue reading →

Mandamus- Chinese Radio Show

移民案件申请人能否因为案件审理时间过长而起诉政府?

Continue reading →

移民法庭

                                                                             ...

Continue reading →

移民案件申请人能否因为案件审理时间过长而起诉政府?这可能是你最好的选择!

移民案件申请人能否因为案件审理时间过长而起诉政府? 这可能是你最好的选择! 对于一个新移民来说,在申请他们身份的过程中,最不希望发生任何可能会打扰到美国政府的事情,或者做任何可能会影响他们申请结果的行为。 我们的客人都是来自于世界各国辛勤劳作的人民, 在他们的传统理念中,往往是对于官方机构充满了敬畏。对于他们来说,得到合法的身份,是他们在成为美国公民的道路上一个至关重要的里程碑,很多人为了等到合法的身份,都不惜花大量的时间去等待。然而,在美国,哪怕是身处最边缘,最小众的人群,也是同样可以用法律来保护自己的利益。虽然美国是个非常适宜居住,并且是个非常先进的国家,但是我们的政府官僚机构有时候也会产生一些不公平的结果。对于很多新的移民来说,要认识到监督国家的职责,要求政府机构负起责任,并不是不尊重他们的表现,而事实上是一种爱国的表现,这样可以有助于我们更加完善国家系统,以使更多身处在同样处境的人得到公正的待遇。 当递交了移民申请以后,我们知道许多客人每天都会翘首以盼期待他们申请的结果。 这种情况下,我们对于焦急的客人,唯一能够给出的建议就是耐心等待。在移民局的官网上有列举各项移民申请的处理时间,这样我们就可以得知案件的审理是否超出了正常的审理时间范围。比如说,如果您的政治庇护身份已经获得了批准,并且已经递交了绿卡的申请,那么移民局的内布拉斯加服务中心或者德克萨斯服务中心将会负责审理您申请的第一个步骤。从政府机构的官网上可以得知,他们目前正在处理2017年1月到4月前递交的案件。这就意味着,如果您是在这个时间截点之后递交的申请,那就只能耐心等待了。 如果我的案件超出了正常的审理时间怎么办? 您能够做的事情有很多。您可以打电话给移民局并且安排一个正式的询问。您可以发邮件给他们并且在网上递交询问表格。如果在60天内这些问题都没有得到很满意的解答,您甚至可以请政府的官员为您写信。 值得注意的是,每次在尝试与政府询问关于审理时间过长的事宜时,都需要留下文件记录。将每次的询问记录在纸质文件上可以让政府看到,为了让他们及时处理您的案件,您确实已经尝试了各种可能的方式。 如果我已经尝试了各种方式去联系政府,然而他们仍然不审理我的案件,那我该怎么办? 虽然我们理解政府巨大的工作量,并且也理解政府官员们都在尽他们最大的努力在处理日益增长的案件,但是我们还是不能容忍过长的审理时间。对于“过长处理时间”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然而,在我们的观念中,如果您案件的审理时间超出了正常审理时间六个月,那您就应该写一封信给政府机构,让他们知道如果他们在收到信件的30-60天之内不审理您的案件,您将会考虑起诉他们。如果您的案件已经被审理了一年甚至更久,那很显然这已经大大超出了正常审理时间。如果您之前已经给了政府大量的时间和机会去审理您的案见,而他们还是毫无作为,那这时候您就有个非常合理的利益捍卫权了。 什么是催办令?会如何帮到我? 催办令是联邦法中规定的关于政府必须要对于群众有所作为的法条。此法令中特别强调在移民案件中,政府必须给予申请结果,如果最终结果是拒绝,则必须要给予出详细的拒绝理由,同时还要给到申请人上诉的机会。法庭指出政府官员在给予申请结果时具有自由裁量权,然而他们却没有权利不给予任何结果。此法令同时指出,政府必须在“合理的时间内”给出一个结果。 如果您能证明您案件的审理时间已经大大超出了正常处理的时间,您可以在拥有您案件管辖权的联邦法庭提起催办令诉讼。在我们以往的经验中,我们的客人都通过此类诉讼得到了令人满意的答复,通常在递交诉讼后的三个月内都得到了很好的结果! 许多客人担心递交诉讼会引起政府部门的报复,但是事实并非如此。这些案件通常都是在联邦法庭中递交,然后由联邦法庭将案子交由检察官去办理。这些检察官为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工作,而并非为移民局工作,而移民局主要的职责是负责移民案件的审理工作。这些联邦检察官通常都非常忙碌,并不希望这些来自移民局的移民案件占用他们太多的时间。正因为这点,我们发现在加速处理移民局堆积案件的诉讼中,联邦检察官的出发点和利益是与我们达成一致的!他们一旦看到了我们的请求件,并且也看到我们确实能够证明案件迟迟未被审理,在法官面前会占据一定的优势,他们就会在此时给移民局施压以使他们尽快处理案件。 由于法律规定移民局在拒绝一个申请的时候必须要写明理由,因此他们不能因为您向联邦法庭提交了催办令而以此作为拒绝您的理由。而逻辑上来说,对于那些毫不犹豫会选择在联邦法庭上递交诉状的申请人,移民局也尤其不愿意去招惹!因此鉴于以上的原因,我们所有的催办令最终都为我们的客人争取到了非常快的批准通知! 如果我的案子出现了一些问题,例如我之前的律师被捕,或者涉嫌诈骗等,那我该怎么办? 我们身边很多客人都会惧怕这一点,他们都曾经被无良律师所利用,而这些无良律师如今因为涉嫌犯罪或移民诈骗而被取消律师资格。我们的客人中,有些人他们之前的律师已经被捕,而同时他们的政治庇护绿卡申请又正在处理中,他们会惧怕: 1)移民局一看到之前代理律师的名字就会将他们的绿卡申请拒绝 2)即时他们拿到了绿卡,政府会在之后把他们的绿卡吊销,并且将他们递解出境 这些恐惧和担忧都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却是毫无根据的。首先,我们之前说到的关于来自检察官办公室的巨大压力,以及政府的职责中包括了给予拒绝结果以详细的理由,所以在实际案件审理中,以上的情况并不会发生。 当然政府也是有可能给出拒绝的结果的,但是在我们所办理的催办令中,我们还未遇到过。我们总是会重新审视申请人之前的递交材料,以确保移民局没有任何理由去拒绝申请。 其次,现在政府确实是正在开展调查那些已经被定罪了的律师所有递交的案件。然而我将在您决定递交催办令的过程中给予您非常重要的指导信息去协助您,而不是仅仅等着政府因为欺诈事宜来主动联系您或起诉您。 提供证据的责任  这个是美国诉讼案件中非常重要的原则。立法者对于每个案件中被起诉的一方所视的权利不同,因此在每个案件中所要提供证据的责任也大有不同。提供证据的责任的最高级别是“无可置疑”。此类的证据是专门运用于刑事类案件中可能产生的被政府剥夺自由的情况中。 然而,提供证据的责任的第二个级别是“清晰并且可信”标准。在这个标准中,政府需要证明对于您的控诉是“非常有可能是真实的”。这个标准还是非常高的,并且需要非常明确的和强大的证据。如果您是一个绿卡持有人,同时政府因为您之前代理律师的问题而想要把您放入移民法庭流程中,他们必须要提供非常“清晰并且可信”的证据。在一个有名的最高法庭审理的案件(叫做“Woodby”)中,有讨论过移民法庭流程中的证据标准。在这个案件中,政府因为一名绿卡持有者参与了西班牙内战而起诉其宣誓效忠于第二个国家。政府找到了一个证人,自称目睹并且与其一同参与了战争。然而这个证据并没有满足清晰并且可信的标准,最高法院最终与移民法官达成共识,被告人不应该被剥夺其在美国的合法身份。 在我们以往处理此类由于律师欺诈而导致被关结的案子中,政府在移民法庭中,往往很难找到符合这一标准的证据。从我们已经遇到过的情况来看,政府能够采集到的证据仅仅是能证明律师由于大规模欺诈而被定罪。有时候该律师或律师助理会提供宣誓证明信证明一些欺诈行为已经发生过。然而,我们从未在任何一个案子中有看到任何关于客人本身的犯罪证据。没有证人能够指出我们任何一个客人有参与过律师的欺诈行为中。我们有成功辩护过此类证据并不满足“清晰并且可信”的标准,我们今后将会继续为客人做此类辩护。 然而,如果政府在客人得到绿卡前,因为移民欺诈的指控而联系到客人,那么这时,政府提供证据的责任就会下降到“证据优势”的标准。基于这个标准,政府仅需证明指控是“有可能真实的”。 换句话说,如果他们能证明您有51%的可能性参与了欺诈行为,他们就可以终止您的身份并且将您放入移民法庭的递解程序中!以我们的经验来看,这个标准一点也不高,并且很多在政治庇护办公室的移民官会运用这个方式在申请人还没有拿到绿卡前而终止他们的政治庇护身份!这些客人(他们的家人也都拿到了政治庇护身份)不得不去移民法庭,再重新申请政治庇护身份。在艾飞力律所,我们以创新方式向移民局辩论,他们并没有权利去终止政治庇护身份,因为只有移民法官才有权利这么做。我们看到法官们有接受这种辩护,并且通过这样的辩护,将提供证据的责任从而转嫁给政府。 因此,即使是遇到因为律师欺诈案件而被放入递解流程中的情况,一个拥有绿卡的客人比起一个还没有拿到绿卡的客人来说,所得到的法律上的保护要大得多。那些漫无期限地等待移民局批准绿卡申请的人们,应该考虑及时递交催办令以保护他们在未来的身份。 ©Alexandre Law Firm, P.C.

Continue reading →